晴心

想要更多红心蓝手和评论
写文太难了,心好累。
目前D5为主,偶尔东方
CP混乱邪恶xjb吃。
D5暂时不吃腐向,BG>GL;东方GL>BG(性转情况下)
本命是园丁和西行寺幽幽子。

我好痛苦,我把旧文里看起来不太和谐的肉全部删了打算重写,现在对着文档坐了几个小时憋出两行字,我好痛苦,触手肉好难写

“博丽巫女,要么战死,要么失踪。连死神和阎罗都没见过她们的灵魂。
我很庆幸我有个魔法使陪伴,还有个风祝当同行,甚至某个恶魔的走狗也能陪我一块去解决异变。
但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了。
谢谢你愿意收下这封信件。”

大妖怪把脸埋进膝盖。
明明是看过无数次的情景,为何这次不同?因为这次的巫女是个天才吗?哪一代的巫女不是天才?
秘神无言地拍拍她的肩膀,仙人灌下一整壶酒。
这是博丽巫女死去的一天。
这是博丽灵梦消失的一天。

现在的异教徒我应该不会再写了。
第一是大纲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第二是我现在对d5也没啥热情了,第三是我三次真的太忙太忙了,高三了我。
信积拉奶,我已经整整十天没看与山的直播了,果然现充就是会使人忘掉二次元。
黄祭群的活动文我会在啃完《千面英雄》之后动笔,8月12号开学以前会发。
周日会把那篇被和谐了的车精修一遍再发。

谁能想到如今与腐隔绝专心BG和乙女的我

两年前还是个一周两本脆皮鸭本子个志满书架的典型性腐女呢。
发这条只有感慨的意思。
当然也不是说现在就不看脆皮鸭了,只是觉得戳我的原耽和CP都太少了啦_(:з)∠)_
现在还在萌的腐向也就只有FGO萨莫……
世事无常啊——

特有领域「我之阶梯」

曾无数次踏入玉座的螺旋门,向火焰的圣女,母亲,发起执着的挑战。
失败后,那一次的躯壳一定会被愤怒的圣女撕扯至七零八落。
前往玉座的阶梯正是用自己的残骸堆积而成。

她的角断了。两只。被刀砍下来的。哪把刀?髭切吗?不是,不是髭切,不是渡边纲,比那要近得多,平安时代过去多久了?很久了吧,一千多年了。我的角断了几百年,好歹比一千多年要近些。是吗,那么,是谁?
她沉默不语。

她心想:是我自己。

她不再是鬼,自然不能有角。她请教授自己仙术的仙子将自己的角斩去,哪知道那孱弱的邪仙歪歪扭扭地斩下一只就没了力气。剩下的一只是她自己斩下来的,歪斜太过,差点砍断她的头。邪仙怪她太不小心,用柔软的手抚摸她幼嫩敏感的断口,她不想露出怪异姿态,就干脆让身体僵硬如尸。可邪仙就径直吻了上去,用红色的小舌舔舐标志她曾身为鬼的残肢,她终于惊喘出声,急急地抓住邪仙细弱的手腕,向她求情。青娥,别玩弄我,青娥……
邪仙只是一如既往地露出妩媚的笑容。这笑容是所有亲近她的人都司空见惯了的,可鬼——仙子的心脏竟然在这一瞬间跳如擂鼓。
完了,她意识到,完了,鬼族完了,大江山完了,以前的日子完了。她不再是茨木童子了。她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这一事实。伊吹和星熊远去,已然势弱的妖怪们远去,他们都缩进了各自的桃源乡,只有她,这个半鬼半仙的怪物,断了一只手还断了两只角的罪人,还在这儿。
要我为你赐名吗?邪仙突然开口。你也许该有个道号?这样就可以彻底和过去的俗世尘缘做个了断了。
我想想……嗯,茨华仙如何?
她已经说不出话来,只好点头。
于是从今以后,她就是仙人茨华仙了。

“我打碎月亮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茨木无情地说,“据我所知,月亮在天穹以外的地方。即使你能打碎映在天穹上的那个,对原本的月亮也造不成一点伤害。”
“我又不是想对它造成伤害嘛!”伊吹抱怨道,“我是说,假如我把月亮打碎了,你会怎么样?”
“……会来救你。”
“救我?”伊吹瞪大了眼睛,她的眼睛极大极圆,配合那张稚嫩的脸显露出一股不谙世事的天真来。
“嗯,你打碎月亮以后,首先妖怪们的妖力来源会减弱,他们一定会来找你打架,其次失去月亮的人类也会过来问个清楚。有很大的可能,你会被他们联手群殴。”
茨木注视着伊吹的双眼。这位大名鼎鼎的罗生门之鬼竟然有着与赫赫威名毫不相符的樱色长发和桃色眼瞳,被这样的一位美人注视着,伊吹只觉得胸腔中涌起一股对鬼族来说极为罕见的柔情蜜意。
然后,茨木悄声说:“所以我会来救你。”

秦神真的很可爱。

一位堂堂太子,一位阶下重臣,关起门来大家都以为他们在商谈国家大事,哪知道他们两个正在书桌上胡搞瞎搞,秦河胜低头去亲厩户皇子微微凸起的锁骨。
我不信佛,太子说,欲望是人的本能,唯有持有欲望者可称为人。信了佛,岂不是连自己是人都忘了?
那您还引入佛教?秦河胜舔吻太子纤细的手指,用嘴唇膜拜他每一寸细腻光洁的肌肤。丰聪耳和皇室中的其他人都不一样,他漂亮得像一尊圣像。秦河胜想,你才是最不像人的那个。
太子只是笑。那不过是工具。他用轻柔的语气道出日后绵延数千年的信仰本质:那不过是为统治者带来便利的工具,河胜。
尚且年轻的秦河胜惶恐地抬起头,在太子鎏金般的眼瞳中看见永不熄灭的光,他所追寻的光。
这道光将在几年后熄灭,然后在地底沉睡一千四百年。太子醒来后又要再过两个异变,厩户皇子和秦河胜才能再度相遇。
(然后他们都变成了女孩子,over)

this is the end of all.
永别了,那个星幽界;永别了,我心爱的战士们;永别了,曾与我并肩作战的各位大小姐;永别了,七个人支撑起一个世界好多年的小作坊。
故事的帷幕落下了,但我相信在那无数的世界中,那个小小的人偶和她的战士们的旅途,仍旧会继续下去。

冬季太短暂了。要是能下更久的雪就好了。
虽然这么说了,但冰之妖精并不是只能在冬季活动,她被夏日烈阳晒黑的皮肤赤裸裸地展露着这一不合常理的现实。
是从何时开始不畏惧热与光的?她已经忘记了。反正,在她的记忆里,她也没有真正融化过。她从来不畏惧夏天,夏天是自然之力旺盛的季节,妖精们可以整日玩耍,生命就像花朵一样盛放着。她的喜好之一就是冰冻再捏碎那些旺盛的生命。不不,不是妖精,她的小脑袋里从来没有伤害同族的意识,她只是觉得,那些鲜活的生命被冰冻起来的样子非常美丽,在化为齑粉的瞬间也非常美丽。不管怎样对待,生命就是能放射出令人愉快的光彩。萌芽也好,生长也好,挣扎也好,死去也好,一切的生物在活着的瞬间都是美的——年幼的冰之妖精是这样认为的。
这样看来,你一定很喜欢生命萌芽的春天咯?凤蝶妖精问她。
不!冰之妖精回答的异常迅速、果决、咬牙切齿,平日里总是带着乐天派笑容的面孔几乎在瞬间蒙上一层阴霾。我不喜欢春天,我不喜欢冬天以后的春天!
那么,秋天呢?秋天是代表分别的悲伤季节呢。
不——秋天预示着重逢,我喜欢秋天。秋天一来,我就知道,我将要见到她了。
凤蝶妖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是谁?你愿意告诉我吗?
不愿意!这一句回答冰之妖精说得兴高采烈,然后又像意识到什么一样安慰地拍了拍凤蝶妖精的肩膀,不是你的问题啦,我谁都不愿意告诉呢!
哦,是秘密吗?
是秘密,是我以外谁也不知道谁也记不住的秘密——
冰之妖精深蓝的瞳孔宛若冻结千年的冰洞,凤蝶妖精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
是个秘密。冰之妖精再度悄声重复。是个除我以外,谁也不知道,谁也记不住的秘密。
冬季结束以后,将被所有人遗忘的秘密。

(啊,好像带了点微微的冰蝶。蕾蒂和琪露诺之间的关系确实令人浮想联翩呢。)